中国足球之发展路在何方

中超联赛第二阶段还有不到一周的时间开打,华夏大地已然入冬。本赛季的各级联赛打打停停,不断有中超中甲以及更低级别球队的生存危机爆出,加之国家队的惨淡成绩,换帅风波,各路媒体纷纷感叹中国足球的寒冬已经到来。问题在于,地产足球时代结束后中国足球的寒冬会持续多久?足球行业的管理者、参与者们,该如何应对?

回望本年度的中国足坛,成年男子国家足球队参加2022年卡塔尔世界杯亚洲区预选赛12强赛几入绝境,距离淘汰只是时间问题。然而,中国足协面临着一个更大的挑战,那就是中超联赛的启动。目前中超联赛第二阶段已经延期至12月12日开始,但是延期后是否所有球队都会参赛?没有人可以给出明确的答案。

中国足球发展到今天这个千疮百孔的地步,责任并不仅仅归于某一个人或者某一个机构,管理者和参与者都要承担和面临行业进入困境的结果。各类政策搞得各级联赛惨淡经营,联赛为国家队牺牲,国家队封闭集训,联赛停摆,这样的局面下还谈什么进入世界杯?

历届中国足协管理层,都将世界杯预选赛当作足协的核心工作,一切围绕国家队,轻视联赛,到了今年更是登峰造极,使得联赛现在陷入难以为继的局面。如今,地产足球时代即将宣告结束,需要把联赛变成中国足球发展的源动力,以长远的规划建设规范健康稳定的联赛,加强投资者和参与者的信心。

频繁切割职业联赛,背后的隐患是极其长远的,又一次的豪赌给我们带来了什么?一次又一次冲击世界杯的失败,应当让我们惊醒。在2022年卡塔尔世界杯预选赛亚洲区12强赛第六轮比赛中1比1战平澳大利亚队后,国家队2021年的比赛任务全部结束。接下来,足坛的重心将回归国内,为12强赛让步停赛三个月的中超联赛,也将在12月12日迎来重启,第15-22轮比赛将延续至2022年1月4日,其中冠军将在争冠组的八支球队中产生。但相对于冠军的吸引力,解决拖欠的薪资似乎是球员和俱乐部当下更加关注的问题。

过去十年里,恒大足球作为中国足球最耀眼的符号,掀起了金元足球的狂潮,各路诸侯紧随其后,在足球领域投入重磅资金。2019年以来,我们经历了江苏夺冠后退出,天津天海等俱乐部解散等反常现象,现在这一幕似乎又要在恒大身上重演。众所周知,近期以来,恒大集团遇到了巨大的经营性难题,尽管政府派驻了工作组试图解决恒大的问题,但是面临已经逾期的巨额债务,解决恒大问题几乎不可能,恒大集团由此面临“躺平”的局面。覆巢之下安有完卵,广州足球俱乐部也正在经历强烈的动荡。

上个月12号,高拉特携家人从广州白云国际机场登上了返回巴西的包机,临行前他已经和广州足球俱乐部协商解约,放弃了剩余部分的工资,这部分工资高达人民币2.2亿。在此之前主帅卡纳瓦罗同样选择了放弃剩余部分工资提前解约。从卡纳瓦罗和高拉特离开、小摩托费尔南迪尼奥滞留巴西未归,艾克森和阿兰也即将解约离开,这些现象不仅仅宣告了归化政策的破产,同时也证实了恒大集团和俱乐部的经营已经陷入困境。高拉特们的离开,只是中超联赛入冬的冰山一角。根据报道,目前16支中超球队,有多达11支球队都面临着欠薪问题;而在中甲和中乙联赛,这个比例还要更高。欠薪背后,大都是因为身为俱乐部母公司的房企不同程度的出现经营困境,无力继续输血足球。

本赛季的中超联赛第一阶段相安无事的进行完毕,为国家队集训让路导致停摆达数月之久。联赛第二阶段到了要开始的时候,连续出了许多变数,许多俱乐部难以为继,上演了一出出“大戏”,各种消息隔三差五公之于众。经历过挣扎后广州、河北以及重庆三队相继传来利好消息,大概率可以完成今年的联赛,但与此同时其他球队却爆出了新的问题。看来本赛季注定会成为中国足球史上最不平静的一个赛季,也堪称职业化以来最困难的一个赛季。

国内足坛的寒冬已经影响到了所有的中超球队,这一点毋庸讳言。从南到北从西到东,大部分球队多多少少都存在一些问题。这些问题由来已久,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如果想要彻底解决需要花上长时间和努力。在目前的这个时间节点,能够保证中超第二阶段顺利开赛才是最紧急的任务,这不仅仅是各家中超俱乐部的目标,也应当是当前足协的首要任务。

目前大部分中超球队都存在着不同程度的欠薪问题,现在中国足球已经进入了漫长的寒冬阶段。日前,广州足球俱乐部发布公告,宣布郑智出任广州足球俱乐部一线队执行主教练兼球员。这个消息也意味着广州队参赛问题不大。除却广州队外,河北队和重庆两江竞技等俱乐部也都在竭力克服困难,积极备战。这三支欠薪比较严重的球队,在经过各俱乐部和当地有关部门的不懈努力之后,出现在中超赛场已成定局。不过仍有球队存在不能按时参赛的可能。目前正在上海集训的青岛队召开了一次会议,多名队员代表表示,如果不解决球队的欠薪问题,全队将不会在原定的12月9日进驻苏州赛区。在青岛队中,数名从上海申花租借而来的球员本来是由老东家发放薪水,比起队内遭遇半年以上欠薪的同袍们境遇好了许多,但是最近上海申花也出现了绿地集团即将退出的传闻,这些球员原本拥有稳定的收入,现在和其他队友们一样变得前途未卜。同一支球队中不同球员的境遇,让人啼笑皆非。

毫不夸张地说,现在的中超已经处于积重难返的境地。16支中超球队中,除了上海海港、山东泰山和大连人外,其他球队都存在欠薪问题,在青岛队爆发出问题之前,河北、广州队、重庆两江竞技队已经经历了放假停训。青岛队如今爆出了球员拒绝进入赛区的新闻,第二阶段的中超联赛能否正常进行尚未可知。根据公开消息,截至目前,2021赛季中超16队中,出现欠薪情况的俱乐部已多达11家。其中,重庆两江竞技欠薪在8个月以上,武汉队今年以来仅发了3个月工资,青岛队和沧州雄狮均欠薪在6个月以上。在剩下的5个俱乐部中,深圳队11月之前薪资正常发放,之后暂不确定能否正常发放。河南嵩山龙门则是新近才将此前拖欠近2个月的工资补上。中超俱乐部陷入严重财务危机,剔除疫情导致联赛运营困难,与母公司的经营不善也有直接关系。高度依附于母公司地产输血的经营模式,没有自主的生存能力,让球队与地产大鳄们一损俱损。在地产行业同处寒冬的今天,不少开发商遭遇严重的资金流危机,再加上不适时宜的俱乐部中性名改革新政,俱乐部也失去了原本拥有的广告价值。按已解散的前中超冠军江苏队幕后老板张近东的说法,“该关的关该砍的砍 ”,地产大鳄们的资金周转不灵,也意味着地产足球的金元时代走到了尽头。

从目前的情况来看,这些球队和球员都在指望着股权改革,寄希望于完成股权改革让球队活下去。股权改革简单说就是要吸引政府、企业、个人多元投资俱乐部,让俱乐部由单一控股变成多元控股。像河北队、青岛队这些俱乐部完成股权改革或许能让球队起死回生;可面临现今的局势,以及商业价值所剩无几的中超联赛,是否真的有其他行业的企业愿意投资中国足球?过去的中超,许多大型地产企业投资足球,以期获得巨大的广告效应。动辄数十亿级别的投入,让中超冠以“世界第六大联赛”的名号,众多大牌外援外教纷至沓来,本土球员的薪资也水涨船高。自恒大始,部分俱乐部挥舞着支票簿,利用地产思维运营足球俱乐部,使得足球行业的待遇之高令人咂舌。但如今在新冠疫情迟迟不退的大背景下,中超俱乐部背后的地产公司都身处困境,泥菩萨过江自身难保。再加上中国足协不适时宜的推出俱乐部中性名政策和赛制混乱缩水的赛会制联赛,已使得中超联赛的商业价值跌至谷底。房企大量退出后,还未出现一个行业愿意像房企一样热衷足球。谁来接盘中国足球?短期内很难有答案。再者,股权改革只能解俱乐部一时之困,很难从根本上改变并拯救俱乐部乃至中国足球。因为如果想要拯救联赛归根结底还是需要提升联赛价值,增加俱乐部收入,使俱乐部有自主造血能力,形成一个健康正常的联赛。

目前,中超俱乐部的股权改革已经进行了近一年时间,但由谁来接盘仍然没有答案。

总体来看,山东泰山队的股改较为成功。今年年初,国网山东电力将俱乐部的40%股权转让至济南文旅。河南嵩山龙门原本情况不佳,但在年初中性化命名之时,俱乐部原投资方建业集团与郑州和洛阳两地政府合作,股权结构多元化,如今反而变得较为稳固。其他俱乐部的改革则进程缓慢,主要阻碍就是“历史问题欠账太多,股权很复杂,如果没有指导性的文件出来,大家都不知道未来该怎么办。”未来如果不能找到接盘方,等待俱乐部的结果可能是“苏宁模式”。2021年2月,上赛季的新科中超冠军江苏队宣布停止运营,当时公告称仍在寻找愿意接手的企业,但最后因无人接手而解散。据相关人士透露,有关方面也在积极调研,推动足球俱乐部股权改造政策的尽快落地。长远来看,如何从根本上改变中国足球的收入模式,让俱乐部市场化良性运作,仍然任重而道远。在足球职业化最为先进的欧洲,顶级联赛俱乐部的收入相对多元,包括电视转播权分红、比赛日门票收入、赞助商收入、授权产品销售、彩票等,让俱乐部收入比例合理,导致俱乐部抗风险,抗压能力较强。这或许能给中国足球俱乐部的未来发展提供参考。但是在这个中国足球行业的“至暗时刻”,行业里的所有参与者必须得撑过去,用自己的坚持和努力换得中国足球的真正价值回归。

中国足协最令人诟病的一点,就是政策缺乏延续性以及一致性。许多政策在落地之前都有着相对完善的考虑,在实施的时候却出现了很多问题而且拖延至今。这两年地产足球金元足球的退潮,让大家知道谁在裸泳,也让大家看到一些依然坚守的人。所以在这个背景下,中国足协正可以借助这个时机,将没有能力甚至是破坏行业的投机者清除出联赛序列,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是解决问题的根本。

让我们回望2019年初,浙江毅腾因训练基地不符合中甲准入标准,被中国足协勒令降入中乙联赛。当时中国足协对于中甲俱乐部准入标准明确规定,需要有三块标准尺寸的天然草坪和一块人工草坪,场地之间也有间距要求。在前一年的九月份中国足协就曾公布过一份中国足球协会联赛准入资格俱乐部名单,当时共有13家俱乐部获得了资格。而在2019年初公布的名单为第二批,同时公布了准许参加中超中甲以及中乙资格的球队,其中,浙江毅腾因未达到标准而未能得到参加2019赛季中甲联赛的资格,不得不降级,而前一个赛季降级的新疆天山雪豹则幸运的重回中甲联赛。值得玩味的是,在那之前,另外一家降级俱乐部大连超越宣告解散,如果2018赛季排名倒数第二的大连超越未解散,那么递补中甲的球队不一定是新疆天山雪豹。

浙江毅腾最初为大连铁路队,在1996年,来自大连的毅腾集团接手球队,变更名为大连毅腾,此后先后辗转哈尔滨,烟台,大连以及浙江绍兴,并在2013年曾冲入中超联赛。浙江毅腾以培养青年球员而出名。毅腾最早培养出来的一批年轻球员,有胡兆军、张耀坤、安琦、王圣、邹捷、季铭义、阎嵩、王圣、邹捷、张亚林等,这些球员都成为了大连足球的代表人物,成为了足球城的名片。毅腾的85和86年龄段球员可谓熠熠生辉,包括冯潇霆,朱挺,赵旭日,董方卓是世青赛打入八强的超白金一代国青的代表球员,2003年,毅腾1987年龄段的球员基本上被辽足打包收购,这其中的于汉超,杨旭,戴琳和杨善平等都是现在中超赛场上各支球队的顶梁柱球员。

这样的一支在中国足坛拥有悠久历史球队,在2019年初被中国足协勒令降级,降级后他们还是坚持在职业足球的赛场上,保证了俱乐部的正常运营,虽然成绩不尽如人意,但是比起那些撂挑子解散的俱乐部胜强百倍。当时舆论对于中国足协的严格执行标准没有任何异议,且颇有褒扬之声,公众也形成了共识:随着职业联赛的发展,对待参赛球队的各项要求也越来越高,球队不仅成绩要达标,软硬件也必须达标。

更早之前,2018年7月11日上午,中国足协发文,中乙两家球队沈阳东进和安徽合肥桂冠俱乐部因欠薪被取消注册资格。沈阳东进足球俱乐部被取消注册资格的原因,一方面是因为球队存在部分队员工资和奖金未结清的情况,同时球队也没有在规定时间内缴纳200万的保证金。自那之后,两支球队湮没在中国足球的历史中,几十名球员和相关的工作人员失业,加入了下岗大军。最近几年每到冬训的时候,转会市场上就会出现因俱乐部解散而产生的数百名失业的自由球员,这些自由球员背着装备往返于国内各个冬训基地试训,他们是最前线的职业足球参与者,个中心酸更与谁人说?

2020年5月23日中国足协发布了取消相关职业足球俱乐部注册资格的通知,其中:广东华南虎足球俱乐部、四川隆发足球俱乐部、辽宁足球俱乐部、上海申鑫足球俱乐部、银川贺兰山足球俱乐部、大连千兆足球俱乐部、福建天信足球俱乐部、延边北国足球俱乐部、吉林百嘉足球俱乐部、南京沙叶足球俱乐部、保定英利易通足球俱乐部存在欠薪行为且未能解决,足协决定取消上述各俱乐部的注册资格。名单中,辽足的名字赫然在列这支拥有67年历史的老牌球队正式宣告解散退出了中国足球的历史舞台。职业化之前,辽足在国内赛场成就了“10连冠”的霸业并夺得了1990年亚俱杯冠军,是不折不扣的中国足坛“班霸”。职业化以后辽足经历了降级的阵痛,1998年,辽小虎杀回甲A,并夺得足协杯亚军,1999赛季,整个中国足坛见证了辽宁足球的青春风暴,球队向甲A冠军发起冲击,最后一轮憾平北京国安屈居亚军,差点上演中国的“凯泽斯劳腾神话”。俱乐部经营需要一个稳定的环境和氛围,而主场频换带来的直接打击就是让俱乐部的经营链条无以为继,缺钱始终是辽足面临的最大问题,连年靠卖球员维持生存就变得顺理成章。此后十间数年间辽足经历了2008赛季和2017赛季两次从中超降级,2017赛季降级后,球队的骨干球员尽数卖光,2019赛季依靠附加赛顽强保级留在了中甲。然而,辽足仍然无法发放2019赛季的巨额欠薪,67年历史的辽足将失去联赛参赛资格直至解散。

然而,在前述俱乐部因失去资格而解散之后,中国足协的对待准入的态度却产生了180度的大转弯,一时间各种工资确认表造假的新闻满天飞,而当时的足协准入部门却对这些混水摸鱼的俱乐部采取了大放水,为了保证联赛参赛队的数量而让一些达不到准入标准的俱乐部蒙混过关,为这两年联赛进行中出现的各种问题埋下了巨大的隐患。

俱乐部不可以欠薪以及联赛的保证金制度是中国足协设立的红线,在那段时间被严肃处理的俱乐部看到现在联赛准入随意放水的情境,不知道是不是深感冤枉?在监管不力的情况下,中下级别联赛的假赌黑情况又有死灰复燃之势。中甲联赛的个别俱乐部在欠薪被球员申请仲裁后拒不执行中国足协裁定,连吃足协数张罚单的情况下依然大摇大摆的每轮比赛大比分失利,颇有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气势;在中乙联赛中,一些场次的比赛让人看不懂;在中冠的决赛阶段比赛,竟然出现了落后一方为了消磨时间在球场上颠球、守门员主动带球向前被断进球的奇特现象,令人忍俊不禁和不忍目睹的同时,不得不思考我们的足球联赛到底怎么了?关注度低不代表可以胡作非为,这样的行为堪称寡廉鲜耻,涉事的俱乐部堂而皇之的冲乙成功,殊不知自己已经被钉在了中国足球历史的耻辱柱上。在比赛期间息事宁人的中国足协,是否会在准入的时候痛改前非,认真调查处理,将这些害群之马从联赛序列中剔除?恢复足协的公信力,严格执法,中国需要拿出壮士断腕的魄力,才能让参与者珍惜来之不易的职业足球席位;将参与假赌黑的俱乐部、违规恶意欠薪且无法适应现代职业足球发展的俱乐部一律剔除,这样才能保证联赛健康发展,正常运行。

很长时间以来,三级职业联赛一直保持着相近的规模,中乙曾扩军至32支球队,但很多球队难以为继,中下级联赛规模日渐萎缩,到了2021年,参加中乙的球队仅剩24支,其中还包括国家青年队,也就是说,实际参加中乙联赛的职业俱乐部仅有23家。这与足球发展架构中地基厚,塔尖薄的金字塔形极不相符。2022年中超扩军,为了避免联赛继续头重脚轻,应当建立起稳固的中下级联赛,一旦下级联赛的基础不牢固,中超的扩军复兴恐怕也只是镜花水月。

目前中超联赛所谓的“跨年完赛”,仅多出几天的时间,这又将引发一系列的连锁反应,包括合同问题、外援问题,特别是未来的中超与中甲附加赛的时间安排、人员不整,等等。回过头去看,中国足协出台了一系列看似相当科学性和前瞻性的联赛管理政策和标准,但是设计者设计得再好,执行不了又有什么意义呢?而在每一任管理者眼中,联赛都是无论什么时候都可以拿出来牺牲的。多年来中超的运行都是朝令夕改,常年为国家队服务,赛程被切得支离破碎,升降级随意变更。对联赛的最大金主转播方和投资商来说,这样的联赛商业价值能有多高呢?我们的“职业联赛”并不职业,“管办分离”从未分离,中超永远只是足协的“下属”,职业联盟到现在还顶着一个“筹”字。1992年红山口会议以后,中国足球开始了职业化的改革,到现在看起来更像是一个“洋务运动”,想要“中体西用”,斥巨资引进了洋枪洋炮,一梦三十年,从没有在真正意义上理解什么是足球运动发展的科学规律。我们现在可以做的,唯有脚踏实地,想一下子找到正确的道路或是让整个行业的理念“飞升”,同样是违背足球发展的客观规律。在足球这项事业上面,既没有投机取巧,也没有一蹴而就。中国足协可以做的,就是在明年保证联赛正常合理的赛程赛制,尽可能稳定各级联赛的架构,如果能保证联赛正常稳定运行,就能给中国的足球行业一个喘息和“回血”的时间。

中国足球,实在不能再“混”了,实在是“我们已经无路可退,身后就是莫斯科”,实在已经到了“最危险的时候”。可以想见,到了2022年春节后,打完日本越南队后本次世界杯预选赛就要有一个结果,一次预选赛的失利不可怕,我们已经经历了太多。难的是到时候足协回过头来又要面临联赛准入执行标准的抉择。如果足协再不拿出一点儿魄力,严格准入,按照规范让有能力有想法的俱乐部参与各级联赛,保证各级联赛正常稳定运行,中国足球接下来的路该怎么走?中国足球,不能也不应该一次又一次陷入痛苦的循环中,逝去的时间无法挽回,被人嘲笑也好轻视也好,中国足球真实地背负着亿万国民的期望。中国足协需要痛定思痛严格准入,将打造正常的联赛作为中国足球再次出发的切入点。每个人,每家俱乐部,每个机构都做好自己责任范围内的事情,那么到了明年的这个时候,我们看看是不是我们的联赛可以恢复正常的秩序,以及这些改变给中国足球带来了怎样的积极的影响。

到那个时候,或许我们又恢复了正常的生活,联赛也一点一点回到正轨,我们或许已经根据局势作出了有效的调整,大家能够再次走到球场,支持自己的球队,投身校园足球,青训,联赛,国家队的正常调配中。到那个时候,当我们再次面对世界杯预选赛,我们将更加从容。因为我们知道,我们在正确的道路上挥洒了汗水,可以坦然接受任何竞技体育范畴内的结果。在一次又一次的冲击后,中国足球一定可以知耻而后勇,以全新的形象和锐意改革的态度,回报亿万球迷的热爱。

最后,援引网友pozo27的一段留言:“以前我觉得只要不欠薪,工资表最后填好一交,ok了就降级不了。后来我发现,哪怕你欠薪,把工资表填成都发了工资,一交,也是照样踢。再后来,我发现有的欠薪队,工资表都没填好,但是只要你交了,还能踢。”希望这篇文章能引起有关部门的重视,严格准入,打造正常稳定健康的联赛。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购房者变卖房者 广东小伙定居鹤岗成网红:一年卖出上百套,两年胖了20斤

当年,王思聪陪爸爸接受采访,见到父亲的女秘书走过来忙上前打招呼,秘书理都没理转身就走。

当年,王自健对妻子苦苦哀求:“你能不能不要再打我了,我还得上节目呢!”妻子冷笑一声:“继续跪着!”

上海:引导企业加紧研究未来虚拟世界与现实社会相交互的重要平台,适时布局切入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