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绘29米长故宫全景图他用画笔“讲述”城市故事

今年夏天,“90后”手绘创作人谭泽鸿受香港旅游发展局的邀请,来到香港故宫文化博物馆进行创作。

7月2日,历经4年筹划的香港故宫文化博物馆正式开放,故宫博物院联合香港故宫文化博物馆举办的7项开幕展览也同时呈现。

“这里是一个现代科技和文化艺术相结合的博物馆,在之后的作品中,我将会选择以香港故宫文化博物馆为主,然后带上周边的西九龙港湾,在这个位置绘制一幅全景。”谭泽鸿来自广东英德,首次探访香港的他希望用画笔感受香港故宫文化博物馆的魅力。

既是大湾区青年、青年艺术家,也是手绘创作人,谭泽鸿的创作足迹并不囿于一寸天地,他希望用自己的创作记录下祖国的发展。

在谭泽鸿开设的画室内,数幅全景图的打印版被卷起竖立在阁楼,像一个个白色的圆柱体紧挨着彼此,往这些空心的“柱体”内看,画中的城市高楼、街景被弯折,画作丰富的色彩堆叠于一起。

“这些是原画的打印版。”谭泽鸿告诉记者,其部分全景图画作已销售出去,所得资金也是自己生活、创办画室的经济来源之一。

2018年,谭泽鸿完成了近3米长的画卷——一幅故宫全景图。在这幅画卷中,占地面积约72万平方米的故宫,有大小宫殿70多座,四面围有10米高的城墙,城外有宽5.2米的护城河……他通过马克笔将其一一呈现。

“画故宫全景图是因为自己那一年也刚好去故宫游玩,进门就被它的壮丽威严所震撼到。”当时,他爬上景山,眺望故宫的全景,便决心把这宏伟的建筑群画出来。而在这之前,他已完成了故乡英德的城市全景手绘作品。

在旅行途中,谭泽鸿习惯将不同城市的人文风貌手绘出来,从背包中取出一张纸和一支钢笔,便开始了自己的创作。在此前采访中,他表达了自己的构想——想把中国有特色的城市,都逐个画一遍。其近期的全景手绘图画的城市是广州,为完成该作品,他前往广州中信大厦,在高楼上鸟瞰广州中心城区,并以此进行创作。

英德、北京故宫两张全景图作品已陆续被人收购,这笔资金也成了他随后创办画室的第一桶金。

自己的画作发在专业的网站上得到首页推荐、有人前来购买其作品、媒体陆续前来采访……他都将其视为一种认可。而在外界认可、称赞时,也曾有质疑的声音,“当时辞职后在老家待了两年,一直在家里画画,身边有亲友不理解。”这些质疑的声音并没有转化为生活中的消极情绪、压力,谭泽鸿在辞职回家前便知道,将会迎来旁人不理解的目光。

在家创作的两年里,谭泽鸿并不是“一无所获”,在这期间,不断有人认可其作品,也有人找到他希望能买入其作品的版权——有实际的收入、也有认可,还有他追求的自由。

“我是一名擅长钢笔、马克笔手绘全景创作的自由职业画家。”面对媒体镜头采访,谭泽鸿如是介绍自己,“或许之前有的人觉得我这样子的生活工作不稳定,但我从来不会怀疑自己没有用。”他说。

创作第一张全景图时,谭泽鸿更多的是将绘画技术纳入考虑,之后,画作中蕴含的情感、历史文化,成了他在创作中更想尝试、表达的。他逐渐意识到,手绘作品不单只局限于工具、大小、时间、形式等。

“真正绘画的高度”,谭泽鸿这么阐述道,“画作中蕴含着画家想表达的情感。”他告诉记者,曾经有人质疑其故宫全景图作品不过是一种“临摹”,但他对此并不苟同,“他们忽略了一个东西,便是我是在创作,他们只是看到结果。”

“我要考虑用何种角度去构图、用怎样的色彩去体现当地文化。”在创作一副全景图之前,他看重自己对当地风土人情、文化的感受。

创作绘画作品需要技艺,但在谭泽鸿看来,欣赏、认可一幅绘画作品是不需要过多“门槛”的。更多的是一种观赏者发自内心的感受:可以是小孩子看到作品时,脱口而出的一声“这画好漂亮!”也会是学习过绘画的中学生在技术层面上对作品的认可…….

“谭老师,我女儿看了你的画后,很受鼓舞,你的画很细腻。”曾有一名父亲如此向谭泽鸿留言道。

谭泽鸿希望认可他画作的人是来自多个年龄段、来自内行和外行的,而不是仅局限于一个小圈子范围内的受众。“专业一点的人可能发觉我的作品中所体现的历史文化韵味,但如果有的人只是觉得我的画色彩很好看,这当然也是一种认可。”他说。

观赏画作不囿于一隅,创作亦不执于一端。谭泽鸿举了个通俗易懂的例子:指导孩子画画时,不能告诉他太阳只能画红色的,“早晨、中午、傍晚的太阳都不一样,又怎么能说太阳一定只能画成红色?”

“对,所以我们每个人画同样的东西时,每个人画出来的作品都不一样。”坐在对面沙发上的谭泽鸿点点头,继而又说,“这才是艺术的可贵之处。”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